Menu

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:“不合适”的演员,别具一格的呈现

0 Comments

本文几乎无剧透,还没观影的小伙伴可以放心大胆的阅读内容。

很显然,胡歌并不适合扮演周泽农。

周泽农是专偷摩托车的贼,是混迹街头多年充满江湖气息的老混子,是抛妻弃子五年未归的社会闲散人员,在人们的印象中,这种人,应该是下面这样的:

胡歌却自带一股贵气,无论演技如何,服装化妆如何,他清澈的眼神,克己的情绪表达,都不像周泽农这种人该有的样子。

自然,桂纶镁也不适合扮演刘爱爱。

刘爱爱是混迹于三不管地带的陪泳女,是和混迹于三不管地带的各色人等做皮肉生意的风尘女子,理应热辣、风情、带着扑面而来的肉感,比如下面这样:

而桂纶镁,在这部影片中,既不风情,也不热辣,不仅表情冷淡,消瘦扁平的身材跟肉感更是靠不上边,哪怕穿着廉价俗气的衣服站在那里,也显得“鹤立鸡群”。

所以,由胡歌扮演的周泽农,和桂纶镁扮演的刘爱爱,在影片中一起出现的效果是这样的:

很文艺,也很有格调,对吧?

但看起来绝对不像一个底层出身的亡命之徒,和一个底层出身的风尘女子。

不过,这样的效果一定不好么?

如果,周泽农和刘爱爱,都选择了大家认为十分合适的演员去演(打个比方说,廖凡扮演周泽农,曾美慧孜扮演刘爱爱),那么,结果很可能是电影“顺理成章”的不错,普罗大众为主体的观众们一致认可。但对于将电影当作艺术有一定观影追求的“专业级”影迷来说,会毫无惊喜,更谈不上突破。

更何况,是什么让我们形成方方面面各种各样的刻板印象?亡命之徒和风尘女子,就不能是这样的么?

中国电影已经很久没出现过风格鲜明的类型片,在创作环境更加“谨慎”、人们思想更加“一致”的今天,“从众”是安全的选择,“不同”则变得尤为珍贵。光从这个角度来看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就值得肯定。

更何况,这部影片的不同,并非生搬硬套生拉硬扯粗制滥造,它的不同很有风格,且有点高级。就好比刻板印象下“并不适合”的胡歌和桂纶镁,给电影带来了奇妙而难以形容的感觉。

在影片中湿漉漉的南方雨夜、总也离开不了的火车站、杂乱肮脏破旧昏暗的街头巷尾、场景荒诞的大棚表演和动物园追凶……以及廖凡、奇道、万茜等“陪衬”下,这种“奇妙而难以形容的感觉”,最终形成了整部电影独特的调性。

在大部分情况下,风格独特的类型片,喜欢的人会非常喜欢,不喜欢的人无感甚至排斥,但我相信,对于喜爱电影,有一定阅片量,骨子里带着文艺和浪漫的人来说,大概率是能够理解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的;如果恰好这样的观众又喜欢《白日焰火》,那更会懂得这部与《白日焰火》有很多相同却又不同,“南北呼应”的电影想要表达的意境。

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和《白日焰火》,南和北,雨和雪,火车站,命案的侦破,交织的情欲,背负秘密内心挣扎的角色……两部电影有太多相似,也有明显不同,相比而言,《白日焰火》的故事情节更为流畅自然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风格更为鲜明,更加富有冲击力,两者难分伯仲,从目前的豆瓣评分来看,也印证了这一观感。

不过,从两部影片的英文片名来说,WILD GOOSE LAKE要比Black Coal, Thin Ice更有意境,你觉得呢?